家禽业如何走出H7N9阴霾

发布时间:2013-04-24 来源:admin


     近年来,家禽业因受公共卫生事件或危机事件影响而屡遭重创的现象已不鲜见,而后,又必然引发“价贱伤农——亏损不养——供给短缺——价格暴涨——价高伤民”的连锁反应,到头来伤害的还是老百姓的利益。因此,在严控疫情扩散的同时,更要在危机时刻保护好家禽业的生产力。
  目前对于疫区的家禽业,一些地方已出台因重大疫情实施扑杀和因价格跳水造成损失的补偿补贴制度。作为非疫区,我省该如何帮助脆弱的家禽业强身健体,早日走出禽流感的阴霾?笔者就此对有关部门、有关专家进行了采访。
  重树信心
  20日下午,笔者在漳州北桥市场采访时,正好遇到由芗城区卫生、农业检疫,以及纪委监察部门组成的督察组,正对市场里的禽类产品进行随机抽查二次检测。“破解市民普遍存在的恐慌情绪,关键在于建立便捷高效的安全监管机制,重树人们的消费信心。”参与督查的区纪委监察局干部小杨说,政府要做到防疫发展两不误,确保每一只上市的活禽质量有保证,让消费者吃得放心。
  据悉,芗城区正在加快推进村级食品安全协管员队伍建设,计划在各镇、街道办事处设立食品安全监管工作站,在每个建制村(居委会)设立1名食品安全协管员,建立区、镇、村三级联动覆盖所有乡村社区的食品安全协管网络。
  “同时,政府部门、有关专家、新闻媒体要加强科学宣传和正确引导,明确禽流感可防可控不可怕。”漳州市农业局总畜牧兽医师蔡泽华表示。他说,当前着重向社会传递两点重要信息:目前我省还没有发现感染H7N9的患者,我们的家禽是安全的、健康的;目前这种病毒很脆弱,对环境的抵抗力较弱,很容易死亡,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人传人”的现象。
  那么如何重树养殖者的信心?蔡泽华给出了这样的建议:抓生产的关键就是要保护家禽业的“种子资源”,避免一次灾害让整个家禽业“伤筋动骨”。政府要积极鼓励各类金融机构贷款给家禽养殖龙头企业,用于保“种”,“种子资源”保住了,一旦疫情过后,整个家禽业就能很快得到复苏。
     转型养殖模式
  据悉,当前我国的家禽业散养比例较大,集约化、规模化水平较低,受管理、财力、科技等限制,普遍存在因陋就简的现象。不少养殖户的禽舍就建在家里,生产环境无法做到封闭隔离;饲养密度过高,又缺乏消毒设备。而且,在养殖的过程中,少数养殖户为了提高经济效益,盲目使用抗生素、成长激素、杀虫剂等,虽然使得畜禽的生长周期缩短、生产效率提高,但也使得细菌的耐药性增强,畜禽对疾病的抵抗力越来越弱,甚至导致病毒突变。
  “相反,国内那些集约化、现代化、自动化程度高的大型畜禽养殖企业,由于环境隔离条件好,人员和物流控制严,加上良好的卫生防疫措施,畜禽感染疫病的机会较少,即使发生疫情,也能够迅速采取措施进行控制。”芗城区农业局动物疫控中心主任丁琰山建议,待疫情过后,家禽业要尽快转变生产方式,大力推进规模化、集约化管理,逐步降低散养比例。
  蔡泽华则表示,同时也要加快转变家禽业的经营模式。他说,要积极培育龙头企业,采取大公司+养殖户、龙头企业+生产基地,以及紧密型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模式,做到“五统一”——统一种苗、统一饲料、统一药品疫苗、统一技术服务、统一回收商品家禽。在此基础上,给予养殖户一个保护价,形成利益共同体一起对抗市场风险。据悉,漳州有家公司采用公司+养殖户的经营模式在南靖运作生鸡养殖,在当下市场严重缩水的情况下,因为有了保护价,养殖户仍有每只生鸡2元的利润空间。
  普及农业保险
  眼下,养殖户能够采取的切实行动就是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蔡泽华建议养殖户,对于手中的待售家禽,可以在政府检验、检疫部门的监控下集中屠宰,然后由检验、检疫部门分别贴上检验、检疫标志,集中进行冷冻,待价而沽;对于还未能出售的禽类商品,要尽量减少投喂量,延迟生长期限;尽量做到少入孵,或者停止入孵,静待市场复苏。
  养殖业是高风险的“弱质产业”,时时与天与疫与市场“博输赢”。因此,从长远看,引入农业保险才是化解养殖业风险的长久之策。今年3月1起施行的《农业保险条例》已经向家禽业的从业者释放出了强烈的信号。
  不过,由于多数养殖户缺乏保险意识,觉得每年都要交保费,而理赔好多年才一次,并不划算;而保险公司看重的是险种的赢利性,因此双方对农业商业性保险的积极性都不高。在这种情况下,有关人士建议,政府可拿出一部分补贴资金或采取税费优惠的方式,鼓励保险机构和养殖户达成养殖保险协议,借助农业政策性保险,共同抵御市场风险。眼下,是加快普及农业保险的时候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