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悄染珠江流域 水产抗生素路在何方

发布时间:2014-10-15 来源:广州日报


  珠江口养殖水体抗生素中等污染 专家呼吁珠江流域养殖废水应减排 水产疫苗取代抗生素是出路
  广州日报上月报道了广东部分水产养殖区在水产养殖中大量添加抗生素,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不少市民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珠江流域的水产养殖抗生素污染水平如何?究竟哪些抗生素含量较高?而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热带海洋环境国家重点实验室梁惜梅博士就对珠江口水产养殖区的抗生素污染状况进行了专门研究。整个团队调查发现,与其他水产养殖区比较,珠江口水产养殖区水中受到抗生素中等水平的污染,而沉积物中受到较高水平的污染。珠江口水产养殖区废水的排放应该得到及时控制。
  梁惜梅博士选定位于珠江口西岸的水产养殖区进行抗生素污染研究。她采集了该养殖区内2个四大家鱼养殖塘(F1与F2)、2个南美白对虾养殖塘(S1与S2)和1个南美白对虾与青蟹混养塘(S3)的表层水和沉积物样。其中F1、F2、S1和S2的养殖时间分别为1个月、4个月、4个月(已收获)和3个月。其塘龄均约为5年;S3为全年养殖,塘龄为7年。
  水体检出5种抗生素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品中,共检测到3类5种抗生素,其中在沉积物样品中诺氟沙星、氧氟沙星、恩诺沙星和四环素的检出率较高,大于 80%,平均质量分数在1.79~85.25 ng/g之间;水中诺氟沙星和氧氟沙星的检出率较高,大于60%,平均质量浓度分别为59.00 ng/L和7.63 ng/L。
  喹诺酮类抗生素是近年来研究最多、用量较大的一类合成抗菌药。有研究表明,喹诺酮类抗生素在河流、水产养殖区、污水处理厂等水环境中均有较高的检出率和含量,说明该类药物的使用范围广且使用量大,并能在环境中大量残留。梁惜梅博士等人在养殖区水和沉积物中均检测到喹诺酮类抗生素的存在,且与其他抗生素比较,其含量水平较高,反映了该类药物在珠江口水产养殖过程中具有较高的使用量。
  四环素属于天然的四环素类药物,被广泛应用于动物疾病的防治,并常作为动物促生长剂使用。在研究区域内的水和沉积物种中,四环素的检出率和含量水平均较高,仅次于诺氟沙星,说明该药物是珠江口水产养殖过程中常用的药物之一,检出率为100%,含量水平达到9.98~24.11ng/g。
  水体属中等水平污染
  梁惜梅等人表示,与其他水产养殖区比较,珠江口水产养殖区水中受到抗生素中等水平的污染,比如,氧氟沙星含量达到9.16ng/L,四环素含量达到40.92ng/L。而沉积物中受到较高水平的污染。诺氟沙星、恩诺沙星和四环素在其他养殖区沉积物中的含量很低或大多未检出,而在本研究检测到的含量水平却较高,为其他养殖区的3倍以上,有的甚至达几十倍。这说明珠江口水产养殖区沉积物已经受到较大程度的污染。
  研究人员表示,抗生素的大量残留可能会对珠江口水产养殖区带来一系列负面的影响,例如诱导细菌产生耐药性甚至多重耐药性、破坏微生态平衡、对水生生物产生的毒性效应等。与未使用过抗生素的池塘比较,使用过抗生素的虾塘中抗多重药物的弧菌普遍存在。抗生素会抑制水生动物体内外有益的微生物。
  养殖时间越长污染越重
  梁惜梅等人还对珠江口水产养殖区中抗生素的分布特征进行了研究。在南美白对虾养殖塘中,S1在全部收获南美白对虾(养殖期为4个月)后排空养殖水体,并随后注入1/3的地下水(水深约0.5米),但与S2(养殖期为3个月)比较,其沉积物中仍含有较高含量的抗生素,这可能是养殖过程中抗生素在沉积物中累积所致。同时也说明,即便养殖户每年在投入鱼苗前把池塘的水排干,但抗生素类药物依然沉积在水塘中。
  S1水中含有较低含量的诺氟沙星,但其水源中没检测到抗生素的存在,说明S1水中的诺氟沙星来源于沉积物,抗生素在水和沉积物间的迁移转化是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也表明沉积物是抗生素污染物的储存库,同时也是水中抗生素潜在的污染源。
  S3为青蟹与南美白对虾混养塘,样品中只检测到诺氟沙星和四环素,这反映了这2种药物是该塘主要使用的药物。与四大家鱼和南美白对虾单独养殖塘比较,S3沉积物中抗生素的总含量最高,这与养殖时间有关,导致抗生素在鱼塘沉积物中大量累积。
  而此前也有研究表明,鱼塘养殖时间每增加3年,池水中的抗生素含量会增加30%。
  每年193吨抗生素排南海
  随着广东水产养殖中过量使用抗生素和杀菌药,珠江口的水产养殖环境已不容乐观。
  中科院边缘海地质重点实验室徐维海副研究员研究发现,珠三角的直排污水和粤西的养殖业是珠江流域和珠江口中上述污染物的主要来源。同时揭示在河水-海水的交汇区,由于水相环境条件的改变,沉积物(悬浮物)对污染物吸附控制的变化机理。
  通量计算显示,每年由珠江流域(八大口门)排放到南海的抗生素类药物达193吨,其中126吨进入珠江口,而雌激素类则超过500吨。虎门和蕉门是主要的污染物排放口门。这些污染物在珠江各口门、珠江口甚至外海已经产生了不同级别的生态风险。
  疫苗取代抗生素是出路
  如何才能解决水产养殖中抗生素过量的问题?广东海洋大学教授蔡双虎表示,要改变当前这种水产养殖药物滥用的现状,就必须改变以散户为主的养殖现状。由于散养户较多,政府部门很难对每家每户的用药情况进行监管。
  同时,必须对珠江口养殖区域的抗生素使用状况进行摸查,禁止那些国家已经明令禁止使用的抗生素药物,对违规使用抗生素的养殖户进行处罚。
  华东理工大学张元兴教授也表示,在水产养殖过程中,使用抗生素是必要的。即使在发达国家,也常需要使用像青霉素类、氨基糖苷类等药物治病防病。中国被称为是全球水产养殖第一大国,疫苗是水产养殖病害的最佳防控措施,免疫防治是水产养殖告别“抗生素时代”的必由之路。
  当前,国内尚无任何一例商品化海洋生物疫苗。如果生物疫苗被研制出来,养殖户就不用担心鱼苗死亡而使用抗生素为鱼苗消毒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