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禁烟令看兽药产业边缘创新

发布时间:2015-06-04 来源:兽药营销网


  前天,不仅是供儿童享受的欢快节日,还因为一项政策的出台实施而备受瞩目,因为自前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禁烟令就要在北京开始实施。对待违规的吸烟行为,制定了非常严苛的处罚标准,如此严厉的法律令非烟民充满期待,但也有些忐忑,那就是老百姓嘴边上常说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禁烟这件事情,虽然有了法律的保障,但能否在现实中落实下去,还是一个颇大的疑问号,法律沦为纸上条文而不能彻底执行的例子在中国并不罕见,比如打击盗版打击了多少年了?人贩子都该被老百姓咒骂死了可怎么还会丢孩子?食品安全嚷嚷N年了可为什么病死猪肉三氯氰胺屡禁不止?劳动法里的诸多条文为什么硬是保证不了劳动者的权益?……
  据很多相关媒体揣测,这次的禁烟令依旧是: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恰如不痛不痒引不起大关注的产业边缘创新一样。
  创新依仗钱的支持,但如果烧钱的创新就不存在意义
  很多兽药企业非常重视企业的长远发展战略,对待创新,基本凡事开绿灯,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并且能够有实现的把握,就绝对性的支持并给出承诺:有资金,用这些资金支持技术创新,没有资金不可能有创新。但往往,成功的创新只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创新失败则是一个大概率事件。在技术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兽药行业来说更是如此。有专家分析称:创新失败概率大,意味着投资者如果投中一个一定要高回报来弥补其他投资的损失,那么唯一能弥补损失的只有付诸于产品价格,这也就是为什么对于一个新型产品的问世,需要一段非常久远的产品市场试金,因为人们潜意识里对新产品的问世与热情,往往没那么渴望,反倒比较钟情一直使用的高效产品。
  如果以鼓励创新的名义,不计代价的砸钱支持只是停留在低层次领域的技术创新,不足以对行业产生颠覆性的影响,那么这样的创新,对兽药行业而言,恐怕没有多大意义,充其量只能是满足企业人对于创新的崇拜,就像祖先发明了火药,后人却把它用来生产烟花只是为了节日娱乐一样。
  创新是一个企业的生命力,但不是证明实力的胡乱砸钱。
  边缘创新,有,总比没有要好
  有人说无论对多少事情失望,都没有理由对最好的时代失望。这是一个无比自由创新为上的大好时代,任何辜负这个时代的不努力不创新,都是这个时代迟早淘汰下来的边缘人,即便你有一项边缘创新也会让你在这个时代拥有一席之地。这是一个最好的互联网创新的年代,借势而为和顺势而上是创新者们最初的出发点,有时候方向比努力重要,实践比理论重要,因为互联网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只要你有初心,这起码就是好的。
  很多兽药企业循规蹈矩很多年,企业的业绩一直很稳定,即便是遇到大的行业变故,也仍旧能够从善如流,全身而退,但大的进步不会有,更不用说对行业的发展贡献。对于创新的缺乏,是传统行业的传统企业最不愿意接受的不作为。对待边缘创新的投入与产出,兽药人很难做出这样大的勇气给予完全肯定和支持,因为对稳定的产业格局而言,创新意味着对于另一种局面的打破,尽管不至于对大局造成影响,但起码没有完全的胜算在手里。
  兽药行业对待边缘创新的态度始终顾盼左右,但长久以来的稳定格局,不见得就是太平大好。边缘创新,起码出发点是好的,对行业发展是无害的。
  微结语:禁烟令一出台,引来的围观多半是看热闹,基于对这项政策的信心不足,也基于对政策的惴惴不安的企盼,我们深知烟草对于人体健康的危害,同时也很无奈的明了,禁烟这项个人活动不得不上升到集体强制活动,足可以看出这是一件多么难以完成的事情。我们知道它好,但也知道它难以实现的了。
  边缘创新指的是一些对行业难以产生震撼性的小创新活动,但即便是这样的行业小创新,需要耗费的也是企业倾注的大精力大投入。所以即便是有兽药人愿意为边缘创新点单,最终买单的也还是消费者。但起码,边缘创新代表着这个行业前进的脚步。
  禁烟令与边缘创新无比类似,出发点都是好的,但落实起来的困难程度也是可想而知的。究其原因,无非是所带来的效果没有耗费的效果明显。光有出发点其实不够,想要做得更好,需要整个行业甚至整个社会的更多关注与参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